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狐公馆

Nemo me tui amantior~~

 
 
 

日志

 
 

长城,长城,箭扣长城……  

2006-03-31 01:06:52|  分类: 狐狐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天气实在是太好了,晴朗,微风,温度适中。在这么明朗的春天,不出去走走简直是极大的浪费。因此和同学朋友约定驾车出游。

在我的印象中,长城就是像八达岭,居庸关那样有平整的阶梯,整齐如新的城墙,随处可见的“XX到此一游”,兜售高价食物和纪念品的小商贩……你可以随着大批的中外游人像爬楼梯一样轻松的观赏,甚至还可以穿上制作恶劣的皇帝服装拍照留念。但当我们买了门票驶入山区,我觉得我这个观念应该改变一下了。这里就像真的深山野林。由于山体长年的遮挡,阳光无法射入山谷,好多的积雪还未融化。长满灌木藤条的山峰还没有转绿,显出一种毛茸茸的状态。由于是未经开发的野长城,又是工作日,山区里除了偶尔能看到劳动的山民,几乎没有人烟。车随着盘山公路越爬越高,竟然有了飞机升空的耳鸣感。绕过了无数的连续弯道之后,终于在一个山脚下的农家山庄门口停了下来。这里大概有五六家山民,依着山势紧凑的集在一起。四面环山,这几家就在一个小小的山谷中,清新且寂静。而时不时地鸡鸣、犬吠、牲畜咀嚼草料的声响又使这里不失活力。

开始爬山,向最高处的长城进发。直道现在,我才第一次了解到什么叫做真正的“爬山”。相比之下,到类似香山,凤凰岭之类的景点就只是“上山”。就像上楼梯,上天桥一样。因为它们都有修得非常安全的道路,有开凿或铺设整齐的台阶,有护栏围杆。而这里就只有一条人畜走出来的窄道。杂草丛生,乱石嶙峋。前半段的山道还较为平缓,铺满了干枯脆硬的树枝落叶(其间我们还在一个岔口做出了错误选择,深入群山深处完全没有道路的地方,沿着一条雨水冲刷出的痕迹,踩着厚厚的落叶,弯着腰,像丛林探险一样拨开张牙舞爪横拦在面前的枝条,沿着山的脊背艰难的往最高峰攀爬。在就要到达顶端的时候为一侧不知通往何处的山坡和另一侧光秃秃的垂直巨石所迷惑,只得原路返回。)从山腰往上,山峰越来越突出,小路也变得越来越陡峭,好不容易到了山顶,长城就在眼前,像一条疲惫的老龙,伏在连绵的山峰。这是明朝的长城,因为年代久远又尚未修补,显出一种断壁残垣的沧桑感。右侧的已经完全崩塌,像一堵倾斜的石墙,显然无路可走。于是我们就在左侧的遗迹上向不远处的烽火台前进。

由于严重的崩塌,有的城道已经被碎石完全覆盖,我们不得不紧贴着城墙外侧一点点往前挪动,能踩的地方刚好容下一只脚,低头就是让人眩晕的山谷。我模仿电视里看到攀岩的动作,手指伸进一切可以抓扶的石缝中,贴近石壁,尽量不看脚下,那样子肯定像极了一支壁虎。第一座烽火台损毁的比较严重,只能看出大概的形状。好在后面的城道还比较完好,坡度较为平缓。不远处的第二座烽火台保存得相当完整,在群山中显得颇为孤独。我们可以在这里拍照,欣赏一下着苍凉而又悲壮的风光。第三座烽火台坐落在一个M字城墙的后顶端。前面是一段70度的陡峭城道,每一级阶梯都至少有人的膝盖高,此时哪里顾得上形象,手脚并用往上爬,还要小心不要踩到松动的城砖。到了第一个顶峰,跳下一段一人多高的断层,又是一段更高的城道。同样的陡峭,并且阶梯全部崩塌,只能攀着城墙,在碎砖中小心寻找一个个可靠的落脚点。虽然这只是长城无数险峻中相对安全的一处(起码已经有不少人安全通过了),但我仍然觉得自己在以求生的本能刺激着耐力和毅力,四肢的肌肉从来没像此时一样“同心同德”的全力配合向一个方向发力。那感觉真的是很爽,怪不得有那么多的人喜欢攀岩运动……

这段路程真是可以用“惊险”来形容。大概这样的残崖陡壁对于我这生长的平原水乡,从未接触过山地险隘的人来说已经算是极限了吧。烽火台的后面是一处断塌的天梯,再没有路了。强劲的风从开阔的远处吹来,好像要把这倔强伫立了数百年的断石残墙吹下山谷。

在这里,我第一次真实的体会到为什么说长城是“血肉筑成的”。在刺眼的眼光中时光倒流,我还能看到几百年前修筑长城的奴隶。他们遍体鳞伤,满身灰土,顶着烈日寒风,在监工的皮鞭咒骂中用肩膀和双手把一块块的沉重的巨石运上陡峭的悬崖。有的失足坠落山崖,尸骨无存。有的在鞭笞下耗尽自己仅存的气息,巨大的城砖砸断了他的手脚,别的奴隶踏着他的血把石块泥土继续运往更高更险的山峰,直到自己也变成别人身后一个略带温热,粘稠鲜红的脚印。他们还活着,但他们的家人已经在破屋中摆起了他的牌位。古来征战几人回,而修筑长城,更是无人能回。你手边的那块巨石,或许就被修筑者死不瞑目的眼睛凝望了几百年,或许就在你脚下的石板上,一个伤残的奴隶被监工厌恶的踢下悬崖。几百年后的今天,你仿佛还能看到城砖上血迹斑斑的手印和汗水的浸晕,仿佛在某块松动的砖石下,你还能找到一小堆碎裂的骨片。他们愤怒,怨恨,他们死在这里,和长城化为一体。他们的冤魂附着在这些自己生前血泪浸染的城砖上,几百年来依旧在山风中痛苦的呻吟,呜咽。是什么让这样古朴的建筑伏在令人望而生畏的绝壁断崖上,经历几百年风风雨雨虽然破败却巍然不毁,是什么样的能力在那没有道路的地方铺设了令人惊奇的城垣?恐怕不是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而是奴隶们的血泪。是尸骨架起了这绵延万里的建筑,每一块砖石都是一个惨死者的无字碑。数万计不愿散去的阴魂用怨气浸润着它,让它永远冷峻,孤傲。它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它是冤魂们用生命绽放的血肉之花。听到那呜呜的山风么?枉死的鬼魂至今仍在你耳边申冤,哭诉,嘶叫,呼号。

自战国时期楚国首先修筑自己的长城,这道防御工事有效地抵御了外来者的入侵。那是理所当然的!面对这骨肉为材,血泪和泥的建筑,面对这冤魂聚集的灵骨塔,怎能不畏惧。长城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更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血腥的见证。这世界是嚎叫的荒野,这世界不是你的家。先人们的灵魂,但愿你们不再痛苦。在另一个世界,愿你们能够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