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狐公馆

Nemo me tui amantior~~

 
 
 

日志

 
 

时间的足迹——《暴雨将至》  

2006-06-25 23:45:13|  分类: 狐狐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的足迹

当鸟群飞越过阴霾天空时
人们鸦雀无声
我的血因等待而沉痛

《暴雨将至》(Before the Rain )是马其顿、英国、法国于1994年联合出品的。导演米柯曼彻夫斯基 以他的这部处女作轰动了国际影坛,一举夺得当年的威尼斯影展金狮奖,国际影评人奖和第十一届美国独立精神电影奖最佳外语片奖。是一部关于战争,人性的电影,拍的及其独到并且耐人回味。
   
首先要说的是形式,本片分成三个部分。每个部分都有一个标题,有一种引人入胜的魅力,并且彼此呼应。

词语“Words”

  马其顿。阿尔巴尼亚穆斯林青年女子桑米拉正在逃避以米特雷为首的一群匪徒的追捕,年轻的神父科瑞将她藏了起来。米特雷和手下人闯入教堂搜索桑米拉,在教堂外安营扎寨。一夜之间,科瑞和桑米拉成为一对恋人。科瑞决定带桑米拉去伦敦找他当摄影师的叔叔。当他们双双逃出教堂之后,在路上遇到扎里拉的家人,家人责怪扎里拉闯祸,并强迫桑米拉留下,并且赶走科瑞。桑米拉想跟恋人一起走,被她哥哥开枪打死。

  面孔“Faces”

  伦敦。安妮是一个摄影机构的画报女编辑。医生告诉她,她怀孕了。她面临着选择,是回到关系疏远的丈夫尼克那里,还是离开尼克去找她的情人亚历山大-柯克。在工作室,安妮接到一个从马其顿打来的电话,有一个青年要找他当摄影师的叔叔。她看着一张马其顿的少女被枪杀之后躺在血泊之中的照片,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了暴力。亚历山大是一位曾经获得过普利策奖金的摄影师,几年前他离开家乡马其顿来到这里。现在他做出决定要返回故乡,而且他希望安妮和他一起走。安妮有所犹豫,亚历山大很不耐烦地独自离去。在餐馆,安妮告诉丈夫尼克,她怀孕了,而且她打算和他离婚。尼克恳求安妮给他一些时间,他们之间的矛盾就会解决。同时,一个外国人(也许是马其顿人)和餐馆侍者争吵起来,结果被赶走。几分钟后,他回来了,开枪射击正在就餐的人们。安妮侥幸活了下来,尼克被打死。餐馆成为一篇废墟。

  照片“Pictures”

  马其顿。亚历山大回到故乡的村庄。不同民族的村民已经处于相互的敌视之中。第一个迎接他的是米特雷手下的一个年轻匪徒。而安妮在伦敦,期望通过电话与亚历山大取得联系。亚历山大去看望初恋情人穆斯林女子哈娜。在那里,他受到村里的基督徒的蔑视。亚历山大的表第在企图强奸哈娜的女儿桑米拉的时候,被桑米拉杀死。米特雷一伙人绑架了桑米拉。夜里,哈娜来找亚历山大,恳求他保护桑米拉。亚历山大找到囚禁桑米拉的羊棚,要把桑米拉带走,亚历山大的一个亲戚开枪打死了他。安妮匆匆赶到,恰巧目睹了情人的死亡。

桑米拉逃出村庄,朝着本地一座古老的教堂奔去。山那边,太阳下,年轻的神父科瑞和年长的神父正在太阳底下摘番茄。老神父说:就要下雨了。

整个影片中“时间不逝,圆圈不圆”的标语曾多次出现。在第一部分“语言”中,年长的神父仿佛是自言自语的说出这句富含哲理的话,其他部分中,这句话也不离不弃的出现在墙上的标语中。所以,“时间”成了穿梭于整部影片中的一个幽灵。你看不见它,但是你能时时刻刻感到它的存在,并且被它领导,支配着你的精神。

“时间”在中西方文化中,因着两地人民的生活,意识形态而具有完全不同的意味。在中国,俗话说“一寸光阴一寸金”“一日之计在于晨”。时间是一种被人们掌控,用于谋求福利或者塑造自我的工具,我们的祖辈们是精明的功利主义者,人生苦短,要尽量在有限的生命里创造最大化的价值和财富。因此就有了中国的木文化。传说中“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勾心斗角”的阿房宫,可谓雕梁画栋,竭尽奢侈豪华,但在历史变迁的洪流中,这种速成的天上宫阙禁不住物是人非的考验,“楚人一炬,可怜焦土”。虽然华美,却不能长久。而在西方的思想意识当中,时间是一种大浪淘沙的积淀,是一种水滴石穿的耐性。相对于中国的古人来说西方人耐心的多。他们放弃随手可得的木材,而是用坚硬的花岗岩大理石作为建筑材料修建他们的工程。一块块石料从开采,运输,打磨,的各个工序都有不计其数的工人奴隶一步步完成,一项庞大的工程通常会由几代的设计师住持建造。他们并不指望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成果,只是以那种坚忍的耐性工作着。著名的巴黎圣母院历时180年才完成,而这被西方人不紧不慢堆起来的建筑却完好的保存至今,作为世界建筑史上的瑰宝接收世界各地游人的赞叹,不能不说是时间沉淀出的宝石,愈久弥坚。时间在西方人的心中,就像那大理石的歌特式教堂一样,厚重、坚定、不逝不朽,恒久不变。时间永不消逝,时间的足迹也永远不被磨灭。

在影片中,这种时间观念被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在那所不知名的修道院中,一切都是与外界隔离的。古老的建筑,古老的圣像,古老的壁画和古老的彩绘玻璃讲述着古老的故事。所有的修道士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自给自足的古老的生活。乍一看仿佛是回到了过去,但就连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也被时间留下了一道道足迹——台阶长满杂草,彩绘的色彩开始变得暗淡,房间中的家具也逐渐腐朽。在这里,几乎一切都是凝固的,就连修道士脸上的虔诚与纯善都是几百年来不曾改变的。还记得修道院中唯一的年轻修道士科瑞在被逐出修道院,解除自己所发的哑愿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是的,神父”。或许,他在几年前第一次来到这片远离世俗的土地上就说过这句话,或许,这也是他在发哑愿之前说过的最后一句话。两年之后,他第一次开口。简单而又平常的几个字把时间一下挤在一起。若干年前的事情好像就发生在昨天。让人不由得感觉,时间不逝。几年前它存在,现在仍然伴着你,提醒着你过去的时光,陈年旧事也不得忘怀。另外,影片中一些小的细节也在悄悄地暗示这一点。主教在主持漫长的东正教仪式的时候有涉及Α和Ω的标识。而这两个希腊字母则分别代表开始和永久,“时间不逝”在这点滴中再一次得到确认。修道院所在地的风景是美丽的,山峦起伏,空气清新,到了晚上,还能看见仿佛低垂的布满星斗的天空。时间,就像那挂满天幕的繁星一样存在着,恒久,亘古不变。

时间是最忠实地记录者。它见证一切,并且经历着一切。在这部影片中,我们可以顺着时间的足迹,来寻访里面都有什么。

时间说,这是一个关于爱情,暴力和种族的悲剧。本来看似和平宁静的村落,彼此却怀有深刻的仇恨。这莫名其妙的仇恨都来自于种族和信仰的相异,甚至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出逃在外的回族女孩桑米拉躲进年轻神父科瑞的房间中却和他在一夜之间萌生了感情。当他们决定一起远走高飞的时候,却被女孩的哥哥以背叛民族的名义射死。亚历山大试图阻止一场战斗的发生,但还没有等到自己的爱人的到来,就死在亲人的枪口下,爱人看到的只是他的葬礼。而原因只是因为他帮助了自己的初恋对象,一个异族女子的女儿。甚至在这场民族与民族之间的仇恨杀戮中,弱小的猫也成了受害者。所有的人都陷入一种极端民族主义的狂热之中。他们变得嗜血成性,变得六亲不认,仅仅为了一个自己想象出来的“民族危亡”,甚至不惜射杀自己的骨肉血亲。阿尔巴尼女孩选择了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离开,或许在她看来,那只是一种超越了族际的爱情的表达,但是她的亲人认为那是一种背叛,所以她死了。亚历山大以本族人的身份保护自己恋人的异族女孩离开,也被族人以背叛的名义射杀。但是这种爱情的存在却根本不能也不可能对民族问题构成任何的威胁,抛开所有的这些民族问题来看,这种杀戮是多么的荒唐和恐怖。正如当今的恐怖主义一样,没来由的愤怒被狂热分子们发泄到无辜的软弱的人民身上,那是何等的不人道。而在最后,亚历山大的尸体倒地,回族女孩桑米拉奋力跑进了修道院,不远处,年长的主教正和年轻神父科瑞在番茄地里进行交流。故事结构形成了一个环形,让人感觉逝者犹生,新的轮回又一次开始的奇妙和神秘。

暴雨将至,暴雨总是要来的。它是一场更大的灾难?或者将是一场洗涤罪恶的新生之水?亲人之间的杀戮,野兽般的眼神,这样的情况发生在两个各自崇尚自己的宗教信仰的村落之间是显得多么的讽刺。所有宗教的宽恕、博爱、关怀、怜悯都在这种冲突之下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彼此之间无来由的仇恨、对立、排斥和血雨腥风。人类好战的劣根性在这里得到全面的展示。在这种近乎于本能的行为驱使下,其他的一切道德范畴的规范、理想都显得软弱无力,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但是最后,暴雨总是要来的。雨点砸在干旱已久的土地上,砸在建于十二世纪的古老的修道院上,砸在亚历山大逐渐冰冷的尸体上。如果那是一场更大的灾难,那么在让人们付出如此的代价之后,它终于揭开了帷幕。如果那是一场洗涤罪恶的新生之水,那它来得也太迟了。或许在这种丧失理智和法制,被野蛮的劣根性控制,;连联合国部队也远离村落无可奈何的土地上,洗涤罪恶的暴雨永远只能在荒蛮的行径之后唱唱挽歌吧。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