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狐公馆

Nemo me tui amantior~~

 
 
 

日志

 
 

大年初一(中学时期文章汇编)  

2006-06-27 00:54:05|  分类: 狐狐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整理了一下3.5英寸软盘,无意中竟然在里面发现了我高三考大学时期专业课笔试的习作。虽然好多都遗失了,但毕竟保留了那么几篇。浏览了一下,当时的文笔好幼稚,但是也好怀念哦~~~~~~

****************

                                大年初一

放假的日子,躺在床上睡的七荤八素。清早的阳光从百叶窗的缝隙里射进来。我闭着眼迷迷糊糊的想:这是什么时候?我现在什么地方?刚从梦境中迈出一条腿,我的整个人仿佛还飘在云里雾里。旁边的闹钟发出“嚓,嚓”的走动声。我努力的睁开一只眼。柔和的日光争先恐后的挤进视线,我看到了窗帘浅蓝的背影。四处游走的灵魂从高处重重的摔下来,砸在床上躺着的肉体中。

今天是大年初一,按习惯,我照例去奶奶家拜年。抱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在出租车上贴着地滑行,我却怎么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喜悦的心情。十年以前,我坐在爸爸自行车后架,看着两边熟悉的景物纷纷后退,闻着奶奶家附近酒精厂散发出来的酒香,是一件极其幸福的事。因为我马上就可以跟那个大我几个月的小堂哥在迷宫似的家属院内无忧无虑的玩耍了。但是现在,酒精厂迁走了,而那份幸福的感受也仿佛随着酒香飘到别处了。

车在小区的门口停下,我从里面钻出来,使劲伸了伸长时间蜷曲的腿。小区的大门里立着个巨大的拦车石,被漆上了彩色,跟全副武装的保安一起威严又孤独的站着,我把礼品放在石头上搓搓冻了的手,一个三角形的缺口跳入视线——虽然经过华丽外表的包裹,仍掩盖不住的缺口。我的眼睛一亮,伸手去抚摸它。油漆光滑的质感划过手指。不是,不应该是这样的。“啊!”一只乌鸦大叫着从头顶的电线上掠过。我望了望苍白的天,时光倒流到十年以前。

我从奶奶身边坐起来,分开蚊帐,轻手轻脚的爬下床。“颢子还没来,今天我比他起的早。”我把脚伸进鞋里,暗自得意。姑姑的门关着,拖鞋和布鞋横七竖八的躺在门外打鼾。我推开紧锁的门,散着一头乱发跑出睡意浓浓的家。外面空荡荡的,人很少。我踩着凌晨四点微微的日光走到了家属院门口。安静的马路卧佛般横躺着。睡眼朦胧的小贩支着炸油条的摊子。我向远处望了望,没有人。又爬上一块背面长了苔藓的大石张望,还是没有。我从大石上跳下来,乱发飞了一头一脸。“千年人参王,嘿!”背后传来一阵欢叫,紧接着一个什么东西“啪”的打在石头上。“颢子!”我笑着转过头。果然,一个长着稀疏黄毛圆脑袋的男孩一蹦一跳的跑了过来。“看,多厉害!”他摸了摸石块上早已存在的一个缺角,一手捡起一棵泡的软软的人参,上面散发出浓烈的酒味。“这一块儿被千年人参打掉了,以后咱们经常给它浇水,长出的小人参吃了会长生不老。”颢子一脸得意的说。从那以后,只要我在,颢子每天都早早的从家里跑过来。我们拿出珍藏的水果牙膏,捧着一个大茶缸跑老远到院门口刷牙。每当混着泡沫的刷牙水浇上石头的时候,我们都要伸手摸摸那个缺角,看有没有小人参长出来。但一天天过去了,摸到的仍是又冷又硬潮乎乎的石头。现在这个缺角虽然已不再潮硬,但披上了油漆的缺角是再也长不出小人参了。我有些黯然。

进了双层防盗的家门,一阵菜香扑面而来。姑姑和婶婶在厨房中炒菜。又高又瘦的颢子在一边埋头帮忙。不知什么时候,他的个子比我高了一头,嗓音也粗了起来,稳重的像个成熟的大人。“这么勤快!”我打趣了一句。他咧着嘴“呵呵”一笑,继续低头工作。我堆着笑脸向亲戚们问了“新年好”,就坐下来胡乱按着电视遥控。不多会儿,饭菜端上了桌,大家围在一起举杯。我也端起了面前的薄荷酒。十年以前,每当大家举杯祝福的时候,总会有两个小孩埋头从大人的胳膊下面抢来最好的菜夹到对方碗里。我轻轻叹了口气,时间过得太快了。

“栗子鸡来喽!”最后一道菜终于露面了。“尝尝我的手艺。”姑姑笑着说。我伸长胳膊夹了一筷子。是一大张鸡皮!筷子的腿抖了一下。“从小她就喜欢吃鸡皮。”奶奶乐呵呵的说。是的,这是我从小就喜欢的。记忆中,也是颢子最喜欢的。小时候,每次吃鸡,我们都会为对方撕下那薄薄的一层鸡皮。一滴汤汁流过我筷子上那张粗糙的薄皮,垂在最下面,深思着,回忆着,突然像记起了什么似的纵身一跃。记忆的门打开了,什么东西在闪闪发亮。终于,这块鸡皮在颢子的碗里落脚了。他“唔”了一声,继续拔着饭,食指微微翘着,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昨天去新蓝都吃饭,点了最好的汤。小颢特地给你留了一份。”婶婶不经意的说了一句,把一碗稠乎乎的浓汤推到我面前。“我那时说回来可以专门请青青喝,让他先喝。没几个月出国以后就不好再喝到了。他偏不依,硬是一路端了回来。”

我的嗓子像被一团什么东西堵住了。是啊,几个月以后,颢子就要飞往遥远的南半球。那时,他还会不会喝到这样的汤,会不会想起我们小时候形影不离玩耍的时光,会不会记得我们在餐桌上给对方抢菜的那份兄妹情。但我知道,我的祝福会如影随形的伴着他走到天涯海角。想到这里,心里有点酸酸的。低头看看那碗汤,上面亮晶晶的一片,它已经流泪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