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狐狐公馆

Nemo me tui amantior~~

 
 
 

日志

 
 

华丽而忧伤的盛宴-《大明宫词》  

2007-09-19 13:20:15|  分类: 附庸风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翻看老光盘,迷恋上了《大明宫词》。虽说有的台词有些过于诗人化,但还是那么美,有一片繁富,一分忧伤,一丝凄凉,还带着几分迷幻。在初凉的秋天,窗外下着雨的晚上,一个人享受这一场春梦,也是一件美事。下面节选几段我喜欢的对白——

 

●首先当然是那段踏摇娘的皮影对白,尤其是李治临死前的那一段,绝对唯美“你的错误,就是美若天仙,因为你是我的女儿,你婀娜的身姿……” 

女:野花迎风飘摆,好像是在倾诉衷肠;绿草凑凑抖动,如无尽的缠绵依恋;初绿的柳枝轻拂悠悠碧水,搅乱了苦心柔情荡漾.为什么春天每年都如期而至,而我远行的丈夫却年年不见音讯…

男:离家去国整整三年,为了梦想中金碧辉煌的长安,为了都市里充满了神奇的历险,为了满足一个男儿宏伟的心愿.现在终于锦衣还乡,又遇上这故人般熟识的春天,看这一江春水,看这清溪桃花,看这如黛青山,都没有丝毫改变,也不知我新婚一夜就别离的妻子是否依旧红颜?对面来的是谁家女子,生得满面春光,美丽非凡!

男:这位姑娘,请你停下美丽的脚步,你可知自己犯下什么样的错误?

女:这位官人,明明是你的马蹄踢翻了我的竹篮,你看这宽阔的道路直通蓝天,你却非让这可恶的畜生溅起我满身泥点,怎么反倒怪罪是我的错误?

男:你的错误就是美若天仙,你婀娜的身姿让我的手不听使唤,你蓬松的乌发涨满了我的眼帘,看不见道路山川,只是漆黑一片;你明艳的面颊让我胯下的这头畜生倾倒,竟忘记了他的主人是多么威严.  

女:快快走远点吧,你这轻浮的汉子,你可知调戏的是怎样多情的一个女子?她为了只见过一面的丈夫,已经虚掷三年,把锦绣青春都抛入无尽的苦等,把少女柔情都交付了夜夜空梦.快快走远点吧,你这邪恶的使臣,当空虚与幽怨已经把她击倒,你就想为堕落再加一把力,把她的贞洁彻底摧毁.你这样做不怕遭到上天的报应…  

男:上天只报应痴愚的蠢人,我已连遭三年的报应.为了有名无实的妻子,为了虚枉的利禄功名.看这满目春光,看这比春光还要柔媚千倍的姑娘……想起长安三年的凄风苦雨,恰如在地狱深渊里爬行.看野花缠绕,看野蝶双双追逐,只为了凌虚中那点点转瞬依恋,春光一过,它似就陷入那命定中永远的黑暗.人生怎能逃出同样的宿命.

女:快快住嘴吧,你这大胆的罪人,你虽貌似天神,心却比铁石还要坚硬,双目比天地还要幽深.看鲜花缠绵,我比它们还要柔弱;看野蝶迎风飞舞,我比它们还要纷忙迷乱.看在上天的分上,别再开启你那饱满生动的双唇,哪怕再有一丝你那呼吸间的微风,我也要跌入你的深渊,快快走远吧,别再把我这个可怜的女子纠缠?

男:看野花缠绵,我比它们还要渴望缠绵;看野蝶迎风飞舞,我的心也同样为你纷忙迷乱.任什么衣锦还乡,任什么荣耀故里,任什么结发夫妻,任什么神明责罚.它们加起来也抵不上你的娇躯轻轻一颤.随我远行吧,离开这满目伤心的地方,它让你我双双经受磨难…

 

●男孩和女孩的故事

薛绍:很早以前,有一个很老的老奶奶,她没有儿女,生活得非常寂寞。有一天,她用泥捏了一个孩子,一半是男孩儿,另一半是女孩儿。他们都非常喜欢老奶奶,每天都一起和老奶奶下地种田,晚上听不同的故事,数天上的星星。

日子长了,男孩和女孩长大了。他们一个要在家织布,另一个要上山砍柴……可是他们的身体无法分开。看着愈来愈年迈体衰的老奶奶,他们决心用锯子将血肉之躯分开…

为了不让奶奶伤心,他们晚上分开,织布劈柴,白天再用针线把身体缝上…

就这样,他们陪伴老奶奶直到她死去。临终之前。老奶奶说,孩子们,你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旁白,我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面孔,以及在他刚毅面颊上徐徐绽放的柔和笑容。我十四年的生命所孕育的全部膘脆的向往终于第一次拥有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形象。我目瞪口呆,仿佛面对的是整个幽深的男人世界。他就是薛绍,我的第一任丈夫。

旁白,我的第一次“胜利逃亡”就如此惨淡而难为情地草草收场。可那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旅行,它使我像一个真正的女人那样拥有了那种诱人的被称做藕断丝连的甜蜜心情。我爱这座城市,因为他的存在。我望着窗外长安城的车水马龙,彻底地将灵魂交与了它。

 

●太平:他有弘哥哥的鼻子,高高的,直直的,好像山的脊梁,眼睛特像贤,不仅很大,还长长的,像一潭深水,他眉毛可漂亮了,是那种剑眉,透着英气。对了,还有嘴,像显,不,更像旦,厚厚的嘴,嘴角还微微上扬,下巴上还有一道儿,就在这儿,很威武的样子。我知道了,是牙,牙更像显,雪白整齐,泛着轻轻的品色,他笑起来的样子啊,好像春天里最亮丽的一束阳光。

 

●旁白:我不明白为什么这第一次关于爱情真谛的启蒙长着这样一副愤世嫉俗,甚至是歇斯底里的面孔。它本身应是优美而深情的,伴随着温暖的体温和柔软的鼻息……但是,我丈夫脸上那令我陷入爱情的诱人神采,从此一去不复返。我想,这就是婚烟,它意味着生命中一个迷幻时代的彻底幻灭!

  薛绍: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太平:我……不知道!

  薛绍:那你为什么要嫁我?

  太平:因为我喜欢你!

  薛绍:你知道爱情意味着什么吗?爱情意味着长相守,意味着两个人永远在一起,不论是活着,还是死去,就像峭壁上两棵纠缠在一起的长青藤,共同生长,繁茂,共同经受风雨最恶意的袭击,共同领略阳光最温存的爱抚。最终,共同枯烂,腐败,化作坠入深渊的一缕缕屑。这才是爱情,你懂吗?她的崇贵需要两股庞大的激情,两颗炽烈的心灵,缺一不可。真正的爱情是无坚不摧的。不论是天上的神明,还是地狱的命官,都不能叫他屈服,因为她本身就是天堂,代表着生命最崇高最健全的境界,公主你真正拥有它吗?

  太平:我……有!这恰恰是我对你的感情!

 

●陆皓翁:太后,其实道理很简单。太后可曾留意您头顶幽深的夜空?世间万物,惟天地永存。自盘古开天辟地,已历经百世,可天空却愈活弥坚,源远流长。靠的只是一个“忍”字。它要忍耐骄阳似火;忍受冰冷的星空;忍受疾风骤雨;忍受电闪雷鸣。人生百态,概莫如此,一切悲伤、失意,一切生老病死,一切阴晴圆缺,皆为自然…我的儿子,孙子,曾孙子,皆死在卫国戍疆的战场,我的曾重孙目前又在前线为大唐平叛,我不悲伤,相反我觉得光荣。为国捐躯是职责,犹如木炭的任务是燃烧一样,它成为灰烬则是快乐,是满足。太后,忍并不意味著僵硬地去忍耐悲苦,它真正的含义是去理解、化解悲苦,从而将其化为快乐,像天空那样将风雨化为彩虹。惟此,则任何人就都可以活得像天空一样久远,因为心感受到的从来是快乐。

 

●旁白,贺兰的美丽是我们全家的敌人。母亲常说:一个女人,如果生得美若天仙,就要时刻准备为此付出代价。它可以成为你的财富,但同时也可以成为一切灾祸的源泉。一个女人

的天生丽质从一生下来就已经离她远去,被上苍判给了男人。现在想来,贺兰那天软弱的哭声似乎已经提前为她多灾的命运敲响了丧钟!

 

●旁白,命运真是一切人间戏剧最成熟、最具匠心的设计师。

 

●薛父:你还记得我曾说过,活在这个世上,连命都是别人赐予的,所以要学会把苦难当做荣幸,只要你的灵魂是洁净的。

 

●旦:你看这火苗,由于对风的威力过于敏感而拼命燃烧,结果呢?这样做只能加快自己灭亡的速度,成为一则风所讲述的最得意的笑话,

 

●武则天:你在嘲弄另一个女子赤诚的爱情,这甚至比背叛还要可耻!一个人遭遇不幸,通常有两条路,生才有可能使命运重新滑入幸运的轨道,并且令他人也分享你的欣喜;死则使命运跌入更不幸的深渊,并且把他人也强行拉入为你陪葬的行列。驸马,一个男人,如果他以折磨一个女人的方式缅怀另一个女人,那他连世上最刻薄的妇人都不如,更称不上一个诚实的人。

 

●太平:终于体会到作为一个女人最切肤的悲痛,那就是你所爱的人并不爱你,这一点明白无误地写在我丈夫令人心意寒冷的眼神中。这是为什么?我握剑的手甚至都在哭泣!然而我却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血液中那同母亲如出一辙的坚强,我必须就这样倔强地站着,像接受考验那样向我丈夫表明我永不言败的立场!

 

 

●旁白,我又一次见到了他,在阔别了整整二十年之后。这本应该只属于梦境……血滴沿着他光洁的面孔缓缓地滑落,仿佛是惊醒的记忆惊慌挤出的一滴辛酸的泪水。

 

●太平:这个世界没有爱,不好。而太想爱了,又会使你更加失望。

 

●武则天:作为女人,守望爱情是艰苦和绝望的。

先要有忠诚,才谈得上背叛。

如果我不爱你我就不会容忍你所做的....我所对你的容忍正是因为我太过于爱你...

 

 

●薛绍:一个人一生会遇到很多次的幸福,但只能对其中的一桩幸福付出承诺。

 

 

●旁白,其实,对于死亡的渴望一直是我的一种向往。

    我太了解这个世界的规律,因此它在我眼中完全丧失了美感。

    我怀抱着出生时的激情步入另外一个世界。

    我凭直觉感受到,那是更优美的所在。

 

 

 

 

我爱这座城市,因为他的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